社論:經濟刺激并非靈丹妙藥

全球經濟烏云密布,經濟刺激措施成為主旋律。(互聯網)

字體大小:

社論 2019年10月23日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再度下調全球經濟增長預測至3%,這是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的最低點。經濟下行風險籠罩全球,它呼吁中央銀行繼續維持寬松的貨幣政策,并推出財政刺激措施。

與此同時,美國財長姆努欽表示,美國總統特朗普推行減稅以及監管改革后,美國經濟在世界舞臺上脫穎而出,并已為更快的增長做好了準備。然而,其他主要經濟體,尤其是中國、德國以及其他歐洲國家的經濟增長放緩,可能會比預料的更為嚴峻。姆努欽認為,這些經濟體必須推出更多財政刺激措施。

其實,全球經濟烏云密布,經濟刺激措施成為主旋律,包括美國在內。盡管美國經濟表現強勁,但是美國聯邦儲備局在今年7月底降息,結束了三年多的利率正常化政策。接著,在9月份,它再度降息2.5個基點,至1.75%和2%之間。但特朗普總統還是認為,減息步伐不夠快。市場普遍期待,這個被稱為“防患于未然”的減息勢頭將持續下去。

經濟刺激措施屬于反周期的政策,以激活疲軟的經濟。正如失血過多的病人,需要輸血以渡過難關。但在輸血過后,醫生還必須對癥下藥。同樣的,經濟刺激只能是在非常時期使用的非常規措施,不能成為常態。否則,經濟刺激措施將逐漸失去效用,并可能帶來新的問題。

在全球金融危機后,主要經濟體削減利率,以刺激經濟。在2008年底,美國的基準利率接近零,已經沒有太多的下調空間。接著,美國推出了三輪的量化寬松措施,為市場注入流動性。其他主要經濟體如日本以及歐盟,也紛紛推出寬松的貨幣政策。

低利率加上流動性泛濫,吹漲了全球的資產泡沫,但全球主要經濟體的經濟增長,除了美國之外,卻持續放緩。美中貿易戰開打,進一步拖緩經濟增長的步伐,而美中的科技戰也延長了電子業的下跌周期。

超低利率以及經濟增長放緩,壓縮了中央銀行在貨幣政策上的操作空間。歐洲以及日本央行推出負利率政策,以鼓勵或迫使商業銀行向企業貸款,但效果只是曇花一現。然而,負利率的反效果還在發酵中。據國際金融協會的估計,在全球總值113萬億美元的債券市場中,有16萬億美元的債券收益率是負數。這對退休基金、銀行以及金融穩定帶來巨大的風險。

不少經濟學者認為,寬松貨幣政策正走向盡頭,央行的調控空間正逐漸縮小。因此,各經濟體有必要推出積極的財政政策,如減稅或加大基礎建設投資,以刺激經濟增長。

然而,全球金融危機后的寬松貨幣政策,導致全球債務急速膨脹,同樣壓縮了財政政策的空間。根據國際金融協會的數據,截至今年3月底,全球債務高達246萬億美元,或相等于全球國內生產總值320%,這比2012年上漲了20個百分點。

雖然利率下跌有助于降低利息成本,但是擴張性的赤字財政將加劇債務的負擔,并可能導致貨幣匯率受到壓力。此外,擴張性的財政政策鼓勵企業與個人借貸,并推高資產價格,尤其是房地產的價格。

這方面中國的經驗可以提供借鑒。中國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后,推出4萬億元人民幣的財政刺激措施,不僅推高了房地產價格, 也刺激了地方政府投資的熱情,導致地方政府以及企業的債務激增。在吸取了這個教訓后,中國政府在應對這一輪的經濟增長放緩時強調,不會再搞“大水漫灌”,而要“保持戰略定力”,防范地方政府隱形債務風險。

寬松貨幣政策導致資產泡沫,并加劇市場的波動以及資金的流竄。在這個過程中,貧富差距的問題開始凸顯。全球化以及科技的發展,拉大了收入差距,而經濟增長放緩則加劇了這些社會的矛盾,從而引發暴力的街頭政治。

經濟刺激并非靈丹妙藥,過度依賴它會產生不良的后果,并造成社會不安。同樣的,以鄰為壑的貿易保護主義,無法真正解決全球經濟不平衡的問題,而只會導致全球經濟增長進一步放緩,或甚至衰退。各主要經濟體有必要找出內生的力量,通過科技創新提高生產力,才是治本的藥方。

LIKE我們的官方面簿網頁以獲取更多新信息

網友評論

内蒙古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