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是好心做壞事?

球迷高舉標語:天大的笑話!VAR是更大的惡。(路透社)

字體大小:

剛結束的英超第九輪比賽,VAR錄像助理裁判再成焦點,不該進的球算進了,該判的犯規沒有判罰,英超VAR制度到底出了什么問題?

10月20日曼聯主場對壘利物浦,雙方1比1握手言和,但比賽出現兩次VAR爭議。

拉什福德的進球到底算不算?

林德洛夫(紅衣)到底有沒有對奧里吉犯規?(路透社)

有此一問,是因為曼聯展開反擊之前,曼聯后衛林德洛夫(Lindelof)在中場疑似對利物浦鋒將奧里吉(Origi)犯規。當時裁判阿特金森(Atkinson)示意比賽繼續,結果丹尼爾·詹姆斯(Daniel James)面前一片空曠草地,右路全力沖刺,接著一腳漂亮橫傳,拉什福德(Rashford)趕在門將之前把球踢入龍門。

有點可疑,所以遠在控制中心的VAR錄像助理裁判開始檢視慢動作畫面,電視機前的我們都看見林德洛夫從奧里吉胯下伸出一腳,踢中對方小腿,力度不算大,奧里吉的反應也有點夸張,但撇開這些不論,難道不是犯規?

結果VAR與阿特金森討論后維持原判,進球有效。

這讓所有電視球評大惑不解,難道說這不算是裁判的“明顯誤判”嗎?

什么是明顯誤判?

英超遲至本賽季才引入VAR系統,有別于2018年俄羅斯世界杯,當VAR介入,場內的裁判不必走到場邊重看回放,而是交由控制室的助理裁判分析,通過耳機告訴場內裁判,最后由場內裁判作最后裁決。

大家對“明顯誤判”的詮釋不同,所以常出現上述情景。可是誤判就是誤判,何來“明顯”,又何來“不明顯”呢?

這一條款成為球評炮轟的對象,前足球裁判哈克特(Hackett)批評英超傲慢,固執不肯在場邊安排回放視頻。“錯誤沒辦法糾正過來,因為裁判沒有親自到場邊看回放畫面。”

也就是說,裁判聽取VAR建議的時候,心里還是想著他自以為他看到的畫面/真相,結果就是:不推翻。

這很容易理解,我是裁判,我才不要隨便推翻自己的判決,那不是很丟臉嗎?如果推翻,我不是很難繼續執法下去?——這情節放大至社會的其他事件都說得通,權威人士最害怕自己失去權威。所以說英超VAR的設計本身,只能說是做做樣子,是花瓶。

吹掉馬內的手球進球卻容許阿利,為什么?

進球前,阿利到底有沒有用手臂控制皮球?(路透社)

同一場比賽,利物浦前鋒馬內(Mane)的進球被VAR取消。馬內與林德洛夫爭球時,手不小心碰到皮球后才進球,于是VAR馬上介入調查,阿特金森聽取建議糾正,進球無效。

本賽季英超對于手球的定義非常簡明:只要進球過程中手碰到球,無論有意或無心,進球都必須被取消。

在另一場比賽,托特納姆長時間落后沃特福德一球,終于在第86分鐘,靠中場阿利(Alli)近距離破門。不過他進球后表情很奇怪,沒有慶祝,果然VAR介入調查。很熟悉的場景,在電視機前的我們,都看見阿利控球時皮球似乎打中他的上臂(或肩膀?),但最終裁判和VAR認可了他的進球。

VAR到底保護誰?

更奇怪的是,托特納姆后衛韋爾通岡(Vertonghen)在禁區內絆倒沃特福德的德烏洛費烏(Deulofeu),但是裁判在與VAR商討后拒絕判罰,最后沃特福德主帥弗洛雷斯(Flores)認栽,形容VAR很主觀,他已經對新科技失去信心。

失去信心的還有曼市主帥瓜迪奧拉(Guardiola),賽后被問及曼市中場德布呂納(De Bruyne)在禁區被犯規卻得不到罰球的看法,瓜帥不耐煩地說:“他假摔。他假摔。他假摔。每個禮拜都是假摔……”

瓜帥的無奈,盡在不言中。

克洛普有話說

(對白設計)克洛普:VAR到底有沒有看漏?!(法新社)

作為“受害者”的利物浦主帥克洛普(Klopp)認為,VAR會造成裁判傾向于不判罰,讓球賽繼續,最后才來靠VAR補救。可問題是,當VAR介入調查開始建議時,裁判卻又傾向于維持原來的判決。

“我不是生氣或怎么了。我很確定,如果沒有VAR,馬丁·阿特金森一定會吹哨,不輕易放過他(林德洛夫)。”

VAR本意是要讓比賽更公平,但克洛普卻認為,VAR給了裁判一種受到特別保護的錯覺,結果就是失去專業判斷能力。這可是非常嚴厲的批評。

當然,VAR也不是一無是處。在越位方面,VAR展現了超乎想象的理性。只要你越位一公分,就是越位,以后或許就要用毫微米來計算了。

想用VAR減少爭議,其實有點無力,足球有趣的地方就在爭議很多,它是不完美的集合體,每個勝負背后都有故事,如今做了樣子卻改不了里子,足球改革進程看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LIKE我們的官方面簿網頁以獲取更多新信息

網友評論

内蒙古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