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狀病毒19最新報道

瑞典農園的永續生活

作者短住的小房子,位于主房側邊的小丘。

字體大小:

我自認生活習慣偏簡約,節省能源對我一點都不難。但在瑞典勞恩貝格第一天,就面對考驗……

我小心翼翼的扳起甘藍菜葉背,把菜蟲和微小的蟲卵,用彈、捏、擠、按的方式消滅,希望保存完整的菜葉。

時蹲時站在甘藍菜叢間,腳累了,就望著高聳的松樹林伴著藍天深呼吸。頭頂著太陽農作,一點都不會熱,因為室外溫度像在辦公樓里,微風徐徐,還有溫暖的太陽,感覺涼爽愉快。一呼一吸……松樹林似乎也隨著同樣的旋律沙沙作響。

夏天最高溫23攝氏度

回到城市,我不禁閉上眼睛回想住在瑞典勞恩貝格(Lowenberg)農園交流換宿的十天。與主人漢斯(Hans)和貝爾吉塔(Birgitta)一起農作和生活,不但挑戰我的生活習慣,更讓我了解瑞典人對環境保護和永續生活的信念。

勞恩貝格在雅納(Jarna)區,在首都斯德哥爾摩西南約50公里。這里的夏天最高溫是23攝氏度,雨量非常低,一個星期少于1.5公分。住在自給自足的農園里,主人家內外都有溫度計,園內則有測雨和濕度的測量器。這些記錄有助兩老安排小菜園和果園的澆水量。

農園占地約16畝(6.5公頃),所利用的地積不到三畝(1.2公頃)。這一片土地除了農地,還有主人的房屋、囤房、工作坊,以及一間給客人住的小屋。沒加利用的空地長了高高的針葉樹木,如樺木、松樹,還有較矮的植物、草叢如野生菊花、草莓、藍莓、蕈類等。

20191811_fukanlifestyle_life_2_Medium.jpg
瑞典勞恩貝格農園外觀,最靠近的鄰居在約九公里外。

永續種植的農作

漢斯是位熱心推廣永續生活的植物學家,退休后仍在大學里做永續農業系的兼職監督和顧問。自2003年以來,接受近50多個像我這樣志愿到他的農園幫忙和交流的學生。

勞恩貝格是自給自足的農園,種的菜和水果收割后就成為餐桌上的新鮮佳肴,多余的水果則煮成果醬,送給家人和鄰居。

漢斯保留原本已在農園生長的野生草莓和蔬菜,以維持植物的多元化和推動永續種植。這十天,我參與收割蔬果、拔草、翻種、收集干草和打理客房,也分享新馬人文歷史、自己的成長故事和在外地工作的經驗。

永續種植基本的原則,是不用任何農藥或不可被循環的肥料;鼓勵輪流種不同的農作物,以恢復并平衡泥土的礦物質和有機物質。

貝爾吉塔用廚余和果實梗等做堆肥,也與鄰近牧羊人家合作,將羊群帶到園內雜草區吃草。羊群在草地上活動,可以弄松土地,糞便滋養土地。這里的農園把永續性的概念實現在日常生活中。

20191811_fukanlifestyle_life_4_Medium.jpg

省水洗碗

我自認生活習慣偏簡約,節省能源對我一點都不難。但在勞恩貝格第一天,就面對考驗。

瑞典人一天吃五餐,包括十時和下午三時的Fika(茶點時間)。身為后輩,我都自動在每一餐后收拾碗碟。我的習慣是把水盆的自來水開著,一個接一個的洗碗、碟和餐具,水就一次性的沖洗并溶解抹上的洗碗液,然后排掉。

這個程序很正常吧?

當我洗碗時,直接被糾正。很多西方國家都有洗碗機,但漢斯夫婦為了節能省水,堅持用手洗。在這里我學到最省水的洗碗方法:只需兩個洗碗盆的水量。首先,把第一個盆的排水口堵著,在添水的當兒,開始在碗碟上用刷子邊擦邊抹去可被生物化解的洗碗液。在同一個盆子里過一遍水,移到第二個裝滿干凈熱水的盆子。碗碟過了熱水,就可以抹干或晾干。洗完后,第二盆比較干凈的水,可以再當第一盆子水用。這個洗碗的習慣完全和我20年的洗碗經驗不一樣,也沒想過可以在洗碗碟時省水。

20191811_fukanlifestyle_life_3_Medium.jpg
作者的小房子內部。

不必洗杯子

除了洗碗,第一天更加讓我傻眼的,是在十天內我得重復用我的杯子。

貝爾吉塔為我準備一個藍色瓷杯和一個藍色玻璃杯,兩個杯子可以在用餐或茶點時間同時裝熱飲和冷飲。她叮嚀,這兩個杯子不需要洗,因為我天天都會用;他們的杯子也沒洗。雖然我心里覺得怪怪,但來農園前已秉持學習的態度,所以不斷的調整自己的心情和想法。

第一二天我有點擔心不干凈的杯子和沒洗就直接吃的蔬果,會導致我拉肚子或細菌感染。第三天,我開始摘草莓,沒洗就放進口里吃;蘿卜上的泥土甩一甩,用手擦一擦表皮,就大口爽快的吃。第三天以后,兩個杯子對我的威脅度大大降低。十天內或離開后,都沒有生病。

生活中加入永續性

常聽見傳媒等提倡環保、節源、永續性生活,我只停留在舉手之勞和可有可無的環境保護態度。

在這里幫忙農作,我慢慢的欽佩漢斯和貝爾吉塔對永續生活和種植堅持。他們盡量在每個生活習慣里加入永續性元素,例如:屋內的廁所是飛機洗手間似的抽與沖式,把排泄物運到組裝在農園范圍內特別設計的大缸。當缸滿后,供應商就會來收集。由于收集的是非常單一性的排泄物,特別處理后,可以做肥料。

此外,他們的每一個購買的決定,都取決于有沒有永續性和低二氧化碳足跡,也盡量買當地生產和永續種植的產品。由于人工費用和少量運輸關系,有機產品會較普通產品貴,他們毫不猶豫以消費行動支持環境保護。

波羅的海氮含量減低

雅納區在上世紀50年代開始發展永續性種植、畜養、社區管理。2003年同其他47個社區得到政府的支持,發展永續農畜業的研究,并推廣永續種植和社區。緣由是拯救嚴重被現代化非永續性農畜業污染的波羅的海,并確保現今農畜業提供足夠食物來源,同時確保未來的一代可以繼續使用天然資源,不會導致食物短缺。

20191811_fukanlifestyle_life_1_Medium.jpg
從勞恩貝格步行十分鐘可到Oglen湖。

在多個農區、組織、研究所和市政府的合作下,此項目已經證明減低波羅的海的氮含量;學校提供更健康的餐飲計劃;提高當地就職機會,塑造有高永續農業知識的居民。實例如,鼓勵當地人支持當地的小型咖啡館、面包烘培店等;直接向農民購買當季蔬果,不但節省運費,也讓農民有更高的利潤,這樣也鼓勵更多年輕人加入農畜業。

另一雙贏的例子:餐飲計劃實踐前,學校的餐點都向食品大公司購買預煮餐,不但不新鮮而且固定包裝造成食物浪費。學校改變餐飲政策,聘請廚師根據波羅的海飲食(Diet for Baltic)準備食物,學校食堂的預算沒有增加,而且學生吃得健康,也不浪費食物。

這次的交流,讓我見識到永續農畜業概念的實踐,更意識到永續生活或環境保護,是每個人、每一戶、每個社區和每個國家的責任。

LIKE我們的官方面簿網頁以獲取更多新信息

網友評論

内蒙古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