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狀病毒19最新報道

國家美術館天臺展廳 市區后花園

→紅刺林投耐旱耐陰,葉片可織帽編籃,果實能食用。

字體大小:

新加坡國家美術館五樓有個“黃廷芳屋頂花園展廳”,開館以來已舉辦幾個裝置藝術展。除了藝術品,這里的景色也深深吸引人。

很多訪客到新加坡國家美術館時,皆流連底層至四樓的展覽廳,這個國家古跡藏有豐富的本地及東南亞藝術珍品,并定期舉辦重頭展覽。

鮮為人知的是,美術館五樓有個“黃廷芳屋頂花園展廳”,開館以來已經舉辦幾個裝置藝術展。目前展出的是本地藝術家林育榮的創作《海況9:公布的花園》(SEA STATE 9: proclamation garden),藝術展將展至10月27日。

如明信片般風景

0310_now_4_Medium.jpg
黃廷芳屋頂花園展廳有生機盎然的綠意,前高等法院的典雅拱頂也看得更加清晰。

花園展廳不只藝術品,這里的景色也深深吸引人。

映入眼簾的除了生機盎然的綠意,還有周邊商業區的高樓大廈,毗鄰的圣安德烈教堂,以及政府大廈前大草場,幾乎是360度的無敵景觀。把目光放遠,濱海藝術中心、濱海灣金沙和新加坡摩天觀景輪如明信片的優美構圖,即城市的風景線,任訪客隨意欣賞。

我視這里為市區的后花園,縱沒有園林的鳥語花香,倒有遠離塵囂的靜謐。也因為身處五樓,許多視角變得不一樣,尤其是美術館前身的舊高等法院的典雅拱頂,看得更加清晰,更為立體。根據資料,前高等法院由海峽殖民地公用事業局首席設計師沃德(Frank Dorrington Ward) 設計,于1939年竣工。這是島國建成的最后一棟古典主義建筑,號稱沃德最宏偉作品之一。

右側那個宛如太空船的現代建筑也特別顯赫,屬新高等法院的部分建筑,于2005年由英國著名建筑師福斯特(Norman Foster)設計。新舊高等法院遙遙相望,相映成趣。兩棟建筑雖然僅幾步之遙,以建造年份來計算,相隔66年,不就是歷史的對照嗎?

從某個角度端詳,新舊高等法院與圣安德烈教堂這三棟莊嚴的建筑形成該區的三角地標性建筑,耐人尋味,方能從個別建筑物的年份解讀島國的發展史。

填土植物新棲息地

0310_now_5_Medium.jpg
馬纓丹(俗稱雞糞花)含草藥效用,揉搓時會散發異味。

再說林育榮的展覽,這位前帆船國手每天會從東海岸出發,途經樟宜、大士及南部島嶼,他對生長在填土地帶的野生植物頗有想法,于是把30余種花草移植到屋頂花園,透過此次展覽,希望公眾能多關注在填土地帶沿海生長的植物。

這個即興園景不刻意美化展覽區,而是以試驗性的手法讓常年在高鹽分滋養的植物移居到“城市里生活”,因此藝術展在10月底結束時會變成什么模樣,仍是個未知數。生命力頑強的野生植物是否能在新的棲息地茁壯生長,引人思索,也是此展迷人之處。

為了保留些許野趣,藝術家不放置告示牌或植物簡介。訪客可以到美術館網站下載植物圖鑒,方便參考;門外漢如我從中認識不少甚為陌生的填土地帶植物,獲益良多。

屋頂花園展廳在空間的運用上有極大的發展潛能,是舉辦戶外藝術展或表演的絕佳場地。在庸庸碌碌的生活中,我偶爾會踏入美術館上來透個氣,面向寬闊的景觀,心情格外舒暢。可以這么說,市區的后花園,很療愈。

LIKE我們的官方面簿網頁以獲取更多新信息

網友評論

内蒙古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