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一故事劇場 讓觀眾打開心房

(左起)黃俐能、加扎利、劉詩詩和余韻琴希望有更多的機會和學校合作,讓學生說出他們平日里說不出口的掙扎與煩惱。

字體大小:

“一人一故事劇場”鼓勵觀眾與演員互動。聯合早報記者采訪本地劇場,發現這個戲劇形式能夠吸引年輕人分享藏在心里的故事。

“請看”是“一人一故事劇場”(Playback Theatre,簡稱“一劇”)的關鍵詞。在表演開始前,負責調試表演節奏和氣氛的領航員會帶領觀眾一起說“請看”。

當觀眾說出關鍵詞后,舞臺上的樂師會開始彈奏桌前的樂器,為故事營造氛圍。臺上的另外4至5名演員會開始即興地演繹觀眾的故事。

由美國強納森·福克斯(Jonathan Fox)和喬·薩拉斯(Jo Salas)于1975年發起,“一劇”是提倡演員和觀眾互動的戲劇表演形式,發起至今已推廣到超過50個國家和地區,包括臺灣、日本、意大利和英國。

和大眾一般熟悉的戲劇形式不同,觀眾在“一劇”中須分享自身的故事,并有權利決定舞臺上該呈現什么戲,戲又該如何收尾。

根據不同的地方、文化和劇團,“一劇”的表演形式或略有不同,但主要的形式離不開“流動塑像”“一對對”“三段故事”“大合唱”,以及最經典的“自由演繹”。

此外,在不同的語言和文化環境下,“一劇”的核心也不變,初衷是為了服務社會、教育及社區文化發展。

新加坡目前有四個“一劇”劇團,即“3 Cups of Kopi” “Tapestry Playback Theatre” “好久不見”和“Her”。

于2016年12月成立,“3 Cups of Kopi”目前有10名團員,自成立以來舉辦過六次演出,其中有兩次表演為中學生呈現。

劇團成員黃俐能(37歲,自雇人士)說,在六次的表演當中,為中學生呈現的表演尤其讓她印象深刻。她回憶:“當時在場有50至60名學生。學生在表演進行時,會慢慢敞開心房,說出他們平時說不出口的煩惱和掙扎。”

學生在演出時說出遭遇霸凌的經歷

另一名成員加扎利(Ghazali Muzakir,33歲,戲劇教育工作者)回憶,曾有學生在一次演出時道出自己遭霸凌的故事。他說:“當時在場的老師都感到非常驚訝,因為學生一般不會說出自己被同學欺負的經歷,老師可能對事件毫不知情。”

成員余韻琴(41歲,教師)認為,一劇能提供觀眾一個安全的空間分享自己最私密的故事,是一個非常難得的平臺。她補充說:“每個人在這個空間里都不會帶著批判的眼光聽故事。即使是平時比較頑皮的學生,也會靜下來聽故事,看戲。”

問及觀眾會不會因為比較保守而不愿意分享自己的故事?加扎利說,大部分的人對較新奇的體驗會有所保留,但還未曾碰過完全沒有人分享故事的表演。

目前在拉薩爾藝術學院修讀藝術管理的劉詩詩(24歲)認為,觀眾一開始可能會抗拒分享故事,但在見到第一位觀眾鼓起勇氣說故事后,其他人會發現在“一劇”中,沒有人會帶著有色的眼鏡看彼此,便愿意在這個安全的空間里分享故事。

劉詩詩回憶,她初次接觸“一劇”是在上理工學院時。她說:“當時我們在老人院里表演,讓老人分享他們的童年回憶。我后來發現‘一劇’能夠激發觀眾去討論平日里或忽略,或遺忘的課題。此外,‘一劇’也能滿足每個人希望受聆聽,得到尊重的需要。當觀眾看著別人的故事在舞臺上重現時,或能發現自己也能和故事產生共鳴,發現人與人之間實際上是息息相關的。”

劉詩詩認為,尤其在生活節奏比較快的新加坡,人與人在交際時偶爾會在未真正了解另一個人之前,就給他人貼上標簽。因此,“一劇”讓每個人有個安全的空間去學習尊重他人,通過傾聽故事來了解彼此。

有關3 Cups of Kopi最新動態,可關注:

FB:facebook.com/3kopi

IG:@3cupsofkopi

采訪側記

攝影同事首次在“一劇”的空間里分享自己的故事,便發現“一劇”是個非常新穎的戲劇呈現方式,讓他不禁期待“一劇”日后在新加坡藝術界的發展。

攝影同事是第一次觀看“一劇”表演,并在舞臺上分享自己的故事。他說:“我起初猶豫是否要分享自己的故事,因為分享故事是比較私人的事情。但后來演員給予我一種‘家’的感覺,才讓我愿意說出心中的故事。”

攝影同事認為,看著演員單憑聆聽完觀眾的故事后,要即興地將觀眾的故事和情緒呈現在舞臺上是挺奇妙的體驗。

記者去年也曾以演員的身份參與“一劇”的排練和演出。采訪當天看見“3 Cups of Kopi”的演員在排練時,勾起了記者不少的回憶。

演員在呈現“一劇”時,很多時候靠的是自身的閱歷,和一顆同理心去解讀觀眾的故事。

演員隨后得在沒有劇本可以參照,或沒和對手演員事先商量的情況下,將聽到的故事呈現在舞臺上,尤其考驗演員的功力。

“一劇”最難得的,是發現表演廳的每一個人都在仔細地聆聽著故事。即使觀眾之間可能有觀點上的矛盾,也不會帶著有色眼鏡去批評。

LIKE我們的官方面簿網頁以獲取更多新信息

網友評論

内蒙古11